产业观察 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监管与平台深度

发布时间:

在从前几年,得益于创投资本的推进跟中国创业环境的宽容,中国的共享经济突飞猛进,一下子走在了世界前列。然而,这几年下来,共享经济的“后遗症”也露出出来。

一位途歌共享汽车用户表示,他所在的退押金维权群里,每天都有来自不同城市的用户在里面探讨千元押金无奈退还的解决方法,但用户打客服投诉电话均未能得到回复。“共享汽车的押金套路与共享单车极为相似,而且共享汽车的押金是共享单车的几倍乃至十多少倍,环节也更加复杂,企业躲避延宕的借口更多,退还流程也更为缓慢。”

最近共享单车老大ofo的日子可不太好过。因为不久前传出ofo经营艰难,良多地方的办公大楼已经人去楼空。于是很多用户就担心自己放在ofoapp里面的押金退不出来,纷纷申请退押金。本来就经营困难,资金周转不开,而这一下那么多人退押金,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于是大部分人的押金都退不回来。

“途歌的押金1500元比共享单车高不少,以前用车的人许多,当初都没车用了,但至今申请了两个月的押金仍未退还。”途歌利用者张女士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此外,张女士还发明,途歌退还押金规则静静发生变革,押金退还时间由“7个工作日退还”变更为“7—15个工作日退还。”

用户着急

共享单车如此,共享汽车同样也不好过。就在用户前往ofo小黄车总部排队退押金的同时,共享汽车途歌也笼罩在“押金难退”的阴郁之中。

破费者遭遇退押金难,ofo并不是独一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共享单车用户经历了共享单车押金退不回来的情况。中消协考核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仅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波及金额10亿多元。

摘要:在从前多少年,得益于创投资本的推动跟中国创业环境的宽容,中国的共享经济突飞猛进,一下子走在了世界前列。然而,这几年下来,共享经济的“后遗症”也露出出来。

本报记者 刘艺菲报道